妙趣横生《虫子旁》

2019-01-02 15:09 来源:湘潭在线 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王家年

《虫子旁》是朱赢椿的作品,他是一位书籍设计师、艺术家、图书策划人。这本书以独特的观察视角,用文字和摄影的形式来展现微观世界里的传奇故事,描绘昆虫的“虫情冷暖”和“世事变幻”。

朱赢椿的童年是在乡下度过的。那时候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什么图书,只能对身旁的花草和地上的虫子感兴趣。有时候一看就是半天,仿佛自己也变成了一只小虫。后来到城里读书、工作,整天处于一种疲于奔命的状态,对虫子的各种记忆慢慢被封存起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工作压力的增大以及身体健康状况的变化,他不得不放缓奔跑的脚步,甚至停下手中的事情,来看身边的各种虫子,这时的看与儿童时期的看完全不同。

以什么样的角度来看虫子之间的各种争斗,织网的蜘蛛,带壳的蜗牛,长着毒刺的马蜂,还有齐心协力的蚂蚁,到底该去帮谁?朱赢椿反思道:自然自有它的平衡法则,每个小虫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而这一切应该由自然去决断。

虫的一生大多由卵开始,很多小虫钻出卵壳后,见不到自己的母亲,但母亲在产下它时,已经选择好了地点。要么很隐蔽,不易被小鸟发现;要么出了卵壳,就能轻易找到食物。在小虫们短暂的一生里,时常为了一粒米、一个粪球、一只同类的尸体争斗、掠夺、伪装、残杀……看到这些,作者争强好胜的心也慢慢熄灭下来。虫子的世界,就像镜子不时地照见我们人类自己。人类也像虫子一样觅食,一样为生存奔忙。

虫子的世界很小,小得足够被我们忽略、遗忘。在朱赢椿的眼里,虫子跟人类一样,也有着惊心动魄的生活。蚂蚁被一根落下的枯枝砸断了腰肢,烟管蜗牛想在夏日的午后睡上一个美美的午觉,却未能如愿,而千足虫卡在路缝里,即使有千条腿也无济于事……在虫子的世界中,一个水洼就是一片海洋,一片叶子就是一顶阳伞,一朵花就是一座岛屿,一粒米便值得它们相互厮杀,而一块路边的石板就可以成为一个尸横遍野的战场……它们从容认真,它们生生不息。

每年春天,朱赢椿最先看到的虫子一定是蚂蚁。桃花虽已经绽放枝头,室外却春寒料峭,蚂蚁们整队出发,忙着为生存找寻食物。看着蚂蚁任劳任怨在脚边爬行,怎不让人生出敬意。广翅蜡蝉用白色的花冠巧妙地隐蔽自己,它们从没见过自己的母亲,独自经历风雨,自主觅食,在受到各种天敌的侵害时只能靠自己去应对。它们不是靠飞跃或装死来逃生,也不是靠丑陋怪异的模样来恐吓天敌,而是选择优雅逼真的拟态服装来安全度过自己的童年,着实令人叹服。

“虫子们饱食后休闲散步,偶尔碰头,礼貌相让,保持着彼此都很舒适的距离。惬意的早晨,只有一帮心平气和的虫子,不争,不抢。这里,就是它们幸福的当下。”在朱赢椿富有禅意及淡然的文字中,我读到了朱赢椿的悲天悯“虫”情怀,人与虫子真正平等相见。

虫子的世界里,有冲突也有避让,有狭路相逢也有平安无事,有团队合作也有单打独斗,有无知也有智慧,甚至还有超脱和禅意。朱赢椿用朴素的拍摄手法,富有童心的笔调,把虫子生活的惊心动魄及浪漫美好都表现了出来,这是微小的诗话,也是难得的诗意。

窗外不绝于耳的蝉鸣让盛夏更感炎热,北窗花坛上来来往往爬行的蚂蚁,还有半夜厨房角落里探头探脑让人害怕的蟑螂,貌似它们完全无视我们人类的存在。朱赢椿讲:“当我趴在地上看虫的时候,在我的头顶上,是否还有另一个更高级的生命,就像我看虫一样在悲悯地看着我?”。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虫子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