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布鞋

2018-05-21 10:13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汪海泉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汪海泉

究竟穿过多少双布鞋,我自己已记不清楚了。反正,我是穿着母亲手工缝制的布鞋长大的。

记得六岁那年,第一次进学校,母亲特意为我新做了一双布鞋。鞋面是用当时名贵的灯芯绒做成,还锁了一线漂亮的珠子。鞋底上的针脚纳得密密的、紧紧的,母亲说这样经得磨。一进教室,那一大群拖着鼻涕的孩子们便都用羡慕的眼光看我。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生活非常清苦,很少有人穿鞋,大都赤着双脚。立时,我的心里便涌出一种特别的幸福和骄傲——我有一个会做鞋的母亲。

母亲确实是做布鞋的好手。听祖母说,两个姑姑都是穿着我母亲给她们做的新布鞋走进夫家的。那时,左邻右舍有谁家娶媳妇,嫁闺女的,那就必定请母亲做鞋,母亲也因此经常不得清闲。

五年级的一天,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老天爷忽然毫无征兆地下起了倾盆大雨,山路顿时变得泥泞不堪。我心疼脚上的布鞋,便脱下鞋子,赤脚提着鞋走路。途经一座小木桥时,不防脚下一滑,我本能地用手去扶栏杆,不慎将那双布鞋跌落桥下,等我缓过神来,布鞋已被大水冲得踪影全无。

回家后,母亲见淋成落汤鸡的我,连忙找来衣服让我换上,又打来一盆热水让我洗脚。待清洗湿衣服时,就是找不着早上穿出去的那双布鞋。得知布鞋掉进河里被水冲走了,母亲气得拿起扫把便朝我打过来,打得我嚎天痛哭还不肯罢休。事后,我对哥哥说:“太狠心了,不就一双布鞋吗。”哥哥帮我擦着眼泪说:“你呀,真的不懂事啊。怎么能这么说呢。你知道一双布鞋要花费母亲多少心呀。”他还告诉我,他和姐长身体时,正遇上了国家的三年困难时期,每天每人只有不到三两米饭的口粮,根本吃不饱。可以说,兄妹俩能活过来,多亏母亲做的布鞋。那时候,母亲做的一双布鞋能换上别人两斤米饭。

是啊,做一双布鞋不容易呀。看似简单的一双布鞋,其实它有着极为复杂的工序。哥哥的这一席话,母亲为做布鞋而总是忙碌的身影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的脑子里晃动:做布鞋的第一步,就是要备好做鞋底用的“壳子”。暖暖的阳光下,母亲把事先收集好的,五颜六色的零碎的布头拿出来铺平在上面,用煮好的米糊糊,或者是芋头糊糊一块块,一层层地粘紧拼就。有时,就连零碎的布头都难以找齐,就只得用从棕树上剥下来的棕夹在中间,以便满足其厚度。再就是纳鞋底,针脚要密要紧。然后是按照脚的尺寸大小做鞋面……

当晚,母亲来到我的床前,坐在床沿上用手抚摸着我的头说:“伢子,你是因为爱惜东西而丢掉鞋子的,娘错怪你了。还痛吗?”话没说完,她那豆大的泪珠滑落下来,滴到了我的脸上。望着母亲那双因长年累月做鞋而变得极为粗糙的手,我的心里不住地颤了一下,只觉鼻子一酸,眼眶发热,一头扎进母亲的怀里大哭了起来:“娘,我再也不会丢失布鞋了。”

一晃几年,我像爱惜自己的书包课本一样的爱惜母亲为我缝制的每一双布鞋,真的再也没有丢失过了。

初中快毕业时,我仍然一直穿着母亲做的布鞋。那时候,同学们的脚上渐渐出现了解放鞋、力士鞋什么的,而我座位前的女同学甚至穿起了人造革皮鞋,闪亮闪亮的。从此,我脚上的布鞋再也不是幸福和骄傲的象征了,甚至变成了别扭与悲凉的象征。如是,每次在学校时,总是拣不惹眼的地方呆。但是,尽管如此,有一天,穿皮鞋的女同学还是毫不吝啬送给了我一个“布鞋同学”的称号。

回到家,我气得当着母亲的面,双脚一甩,把布鞋扔到了墙根,并赌气说:“这辈子再也不穿这该死的布鞋了。”母亲小心翼翼地捡起布鞋,用充血的双眼瞪着我。我想,她一定会大发脾气。意外的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而更令我惊讶的是,第二天早起时,我的床下竟摆放着一双在当时还算时髦的解放鞋。那时,离我家最近的一家商店少说也有十五里路。母亲是早有准备,还是清早往返三十里路为我买来的这双鞋?时至今日,我仍不知道其确切的答案。

如今,走进商店,各种式样、各种品牌的鞋应有尽有,叫人眼花缭乱。有一年过春节,我买了一双当时时新的皮鞋给母亲。可她只穿了一个上午便脱下,穿上了布鞋。问缘由,母亲说:“一双皮鞋要几百块,不合算,还不好穿,还是穿布鞋好。”

母亲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参加工作后,我一直穿“洋”鞋。但是,时间一长,总有不舒服的感觉。特别是冬天,该死的冻疮老是光顾双脚。为此,我可没少想过办法,但效果总是不尽人意。以前穿布鞋时,可没这个毛病,便请母亲再为我做双布鞋。没想到母亲却不答应了,说:“你不是说这辈子再也不穿土里土气的布鞋了吗。”看到母亲如此认真,我只有苦笑的份了。只怪自己当初的话说得太绝。我想,这辈子怕真的再也穿不上母亲做的布鞋了。

从老家回单位时,母亲给了我一个布包,包大却不重。当时也没在意,我想也就一些土产山货吧。回家后把包打开,出现在眼前的竟是一大堆布鞋。一路翻下去,正好是我告别布鞋到现在的年份,由小到大,和我六岁那年上学时穿的那双没有两样:密密的针脚的鞋底,锁有珠子的鞋面。不同的是,鞋面从灯芯绒慢慢地变成了不同的面料。我拿起最上面的一双一试。正合脚。原来,母亲这些年来一直在给我做布鞋。

久违了,布鞋。穿着它,我不觉心头发热,眼圈发红。

这是母亲亲手为我缝制的布鞋﹗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布鞋 母亲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