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母亲的随笔

2018-05-21 10:13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章柏勋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章柏勋

母亲的智慧

自读书起,我同大多数矿山子弟一样,因为调皮倔强,颇让老师头痛。

初一上美术课,班主任何老师板画四脚凳,我画三个脚,老师说我画得不对,我便和他顶撞起来,老师气得一耳光打过来,我冲出教室,在矿山游荡一天一晚。从此,我们擦身而过时他冷着脸,我则把头偏一边,狠狠唾痰到地上。

母亲偶然听我说起,对我说:“孩子,越是对你不好的人,越要敬重,是他们让你知道自己有何不足。何老师是你老师,你应该礼貌对他,你不叫他,是你不对。他不理你,是他不对。”

我想母亲是对的,后来每次遇到何老师,总是恭敬地叫。母亲的教诲,让我初次领悟到做人的道理。

在我幼小心灵里,母亲几乎无所不知。每年端午,母亲都要带我上山采集艾叶、干脚棍等草药,然后熬水洗澡,母亲说,这样可以排毒。那时父亲工资微薄,为补贴家用,从未学过缝纫的母亲,买来缝纫机,开始学着跟自家和邻居缝缝补补,不久就到附近村庄做上门功夫。

有次为一驼子做衣,到后背处,她踌躇再三,终不能下剪。回来问老师傅,却不愿教她。于是,母亲买来一本缝纫书,闭门七天,苦苦思索,剪烂一地旧报纸。最后裁剪,汗透衣襟。驼子穿上合体新衣后,四处宣扬,从此请母亲做功夫的人便络绎不绝。

父亲过后,我们买了新房,接七十多岁的母亲来住,母亲说不想爬楼,要住架空层。于是我们把二个架空层进行了简单粉刷,用水泥刷了地面,分做卧室、厨房两间,买来简单的家具,安置了电热水器,把老人家安顿下来。

刚住新房,妻子在家便不停拖地,地板上总是湿漉漉的,我们从争吵到冷战。母亲看在眼里,不发一言。一天吃饭,母亲说:“在矿山时,有个邻居每天饭后煮碗筷,饭前再蒸一遍,后来却得一身无法治愈的皮肤病。干净人得邋遢病呢。”

妻子从此只在晚上睡前拖地,我们冷战随之结束。

儿子初中毕业那年,仍贪玩。有晚十一点多,他还在看电视,我叫他睡,他不肯,声调比我还高。我震怒,说:“你既然不听话,就滚出去。”儿子竟真的冲出了家门。我想儿子会去母亲那,下楼敲门,母亲问:“儿子,有什么事吗?”我看没动静,心想不在这,便说:“没事,我去办公室看看。”我绕小城找一大圈回来,脸色灰暗,已近凌晨二时。却见母亲穿戴得整整齐齐,灯光映照下,端坐门前,等我走近,说:“是程儿跑出去了吧,是财不散,是子不亡。孩子,你不用急,安心去睡吧。”

第二天中午,儿子回来了。

感谢母亲,在我四十不惑时,让我懂得了处变不惊、得失增减一任自然的道理。

母亲的味道

母亲一个人住在离我50多公里的乡下,几乎不给我们打电话。

父亲过了后,母亲在我这里住了近四年。去年五月,远在贵州煤矿的弟弟想把家里的平房升为楼房。母亲说:“这对你弟来说是件大事,何况你弟嫂在家带着天怡也不容易,我得去帮帮他们。”

可是,在我看来,母亲是快80岁的人了,别说去做点细活,就是去看着建房那一摊子眼花缭乱的事,也是会累坏的呀。母亲劳累了一辈子,好不容易能过点清闲日子,但弟弟建房子,叫我拦住不让她去,我终究说不出来。

今年正月刚过,弟弟把弟嫂带了过去。弟嫂临走前跟母亲说:“砖和瓦钱都付了,等送过来,请她帮着点点数。材料进齐了,他就会请假回来揭瓦起手。”

我心里有些不安,小时候,父亲工资低,母亲在矿山装砂,担煤,走十几里路做缝纫活,艰难地支撑着家,落下一身病。好不容易撑到今天,眼看孩子都大了,能过几天好日子,可是为了孩子,还是有操不完的心。

大前年,母亲感到身子骨痛得厉害,去看医生,医生沉吟半饷,却没有给她开药。医生说,人老了,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也就来了,您老少操点心,随吃什么都是药。

我每次打电话,母亲却很怕耽误我的时间,等我说上几句,她就说:“没事了吧,没事就挂了。”接着电话里就是啪哒的声音。有几回,我刚打电话说要回家看她,她便说:“我很好,你不要挂念,你也不要回,安心搞好工作。”说完就挂了电话,让我拿着手机,总要怅惘好一阵子。

上个月,我回家看母亲时,家里电话坏了。母亲说:“你得赶快叫人修好,你姐和你弟都远在贵州,电话打不通,会担心我病了。”于是我赶紧找人把电话修好,她才放了心。

几天前,母亲突然打电话来,说她最近心里很燥热,想喝点饮料。我知道,从不愿麻烦别人的母亲,这次是自己实在走不动了。于是我去步步高超市买了些饮料和食品,第二天吃完中饭就赶到了乡下。因为没做午睡,母亲瘦小的身体和迟缓的步履在我眼里很是恍惚。母亲和我说了会话,看我很倦,便叫我去休息。

我躺在用粗布铺成的床单上,感觉枕头凉凉的、润润的。我朦朦胧胧睡去时,突然闻到空气里稻草味和万用止痛膏的气味,一种温情在我身体里弥散开来,我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和沉静。我知道,那是母亲的味道,是亲情的味道。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随笔 母亲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