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大60周年校庆】博得声名尽楚才

2018-05-16 21:39 来源:湘潭大学 作者:毛远涛编辑:丁玉洁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毛远涛

一九五九年春,我在株洲三三一厂组织昌航学生的毕业设计和分配工作。适时我堂兄远翔同志告知我家父住在杨嘉桥湘潭大学,听到这个信息,我喜上心来,下决心要去看看老人家。当学生分配完后,有三天空闲时间,便抽一天去湘大。

时下三月,日暖风和。春花烂漫,农事正忙,勾勒出一幅柔和绚丽的风景画,真是天知我心,地知我乐。只是车速较慢、路况不好,七点出发,到达杨嘉桥快十点了。好在站头离学校不远,下车后很快到了目的地。

当时看到的学校就像一个偌大的四合院,没有楼房,听说这里原是湘江煤矿办公地和居住地。我穿过一扇铁栏杆大门,一直往前就找到了我父亲的房子。

这间房子在教导处办公室的右侧,约二十平方米大小。房内窗台明亮,有挂着蚊帐的木头床铺,书桌及几把高靠背凳子,砚台、毛笔、热水瓶等,一应俱全。父亲穿着蓝色的衣服,胸前戴着红底白字毛主席题写的“湘潭大学”校徽,特别让我注目。

建校初期的湘大校徽

进得门来,老人家感到很惊讶,他笑着说:“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呢?”我说:“是满哥告诉我的,我在株洲三三一的工作已结束,今天特意来看看您。”

父子俩是第一次在异地他乡相会,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我泡了两杯茶,茶叶是本地熏制的土茶,具有浓厚的乡土味道,清香扑鼻。

坐定后,我问道:“您又怎么住到这里来的呢?”

父亲说:“去年八月,湘潭县政府托我到北京,向毛主席汇报要办大学的情况,并请他题写‘校牌’;主席写好后,我从北京回来,就把主席题写的校牌送到了湘潭大学,他们开了一个隆重的欢迎会,我也向他们介绍了进京的情况,但当时这里条件较差,没有适合的住处。今年校方特地从韶山接我到这里,住个把月,以表感谢之情。”

老人家继续说:“去年到北京,可说是冒昧而行,只是行前给主席发了个电报,说明要去见他。到达北京,等了好些天我接到通知,叫我去菊香书屋见主席。两人相见,笑逐颜开、和蔼可亲,他握着我手说:‘禹居兄,什么秋风把您送过来了?’我把湘潭县要办大学的事向他作了详细汇报,并说又要借他的墨宝写个校牌,毛主席听了,十分高兴。我想请主席派些教授来,主席说:‘世界上办第一所大学时,连大学生都没有,哪里又有什么教授呢?还不是能者为师么。要解放思想,破除迷信,工人农民有实践经验的可以担任教师,边教边学。’并说:‘我们要有一支又红又专的知识人才队伍,但这方面十分缺乏,只得我们自己来培养,湘潭要办大学,很好,一定要把湘潭大学办好。’毛主席答应写校牌,但没有马上题写,过了几天,才由他的秘书把题字及信函送到我的住处和平宾馆。”

他说:“毛主席很忙,我们直接见面的机会不多,但他安排了秘书陪我看了十三陵水库,参观了工厂以及农村建设,使我大开眼界,受益匪浅。九月底就回到了湘潭。”

我又翻了他的垫被和盖被,都很厚实,比我住招待所还好,非常放心,也深为感激。

大约谈了个把小时,我提议去看看校区,老人家欣然答应,带我走了一圈。

毛禹居手稿

当时我看到教室不多,也比较小,课桌是长条形,两人共桌;上课的也不多,劳动的多,也没有看到什么教学实验设备。但同学的热情很高,干得满头大汗,穿着很朴素,觉得农村子弟居多。

我顺便问过一个同学,问他学什么专业,怎么上课和劳动,他满腔热情地答道,是学机械专业,刚入校不久,现在是上基础课,专业课是什么样子,还一无所知;但参加劳动较多,因原来这里不是学校,是一个既办公又居家的平房,现在要改成学校,很多地方不适合,国家也没有多少钱投入作大的改造,就只好我们自己动手,把周围环境改造一下。

我从心里佩服这些老师和同学的干劲,真是白手起家。但也在想这个大学和我所在的学校相比,有点天差地远之感。环境实在太差,设施更为简陋,条件也甚为艰苦。走着走着,便细声问我父亲:“爹,这样的地方能办大学,又能办好大学吗?”老人家不假思索爽快地答道:“凡事都不是一下完成,总是逐步完善,逐步形成的,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草鞋没样,边打边像吧。何况还有毛主席的指示呢!”我佩服老人家这种具有哲理的认识和远见,心中慕然起敬。

时间快到十二点了,父亲说:“我们吃饭去。”走到餐厅时,饭菜已上桌。记得是单独一桌。老师也陆续来了,菜肴丰富,有红烧肉、清蒸鱼和木耳汤等菜蔬,这和当时的社情相比,可算是个特殊,简直和湘潭的“蛋糕席”差不多。

我和同桌领导、老师一一握手,并表示感谢他们对我父亲的关怀。当他们知道我也在学校工作后,很高兴,并询问了我们学校的专业设置,教学设施及学习和实习的情况,我都作了介绍,他们特别对毕业设计和考试问的较多,我一一作答。饭后,大家各自回了办公室。

我和父亲也回到了房间,谈了一些乡情和社情。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太阳逐渐西移,快两点了,我说要走了,但老人家依依不舍,并说:“能不能多住天把呢?”我说:“学校已安排了我的课,要回学校去,不能住了。”老人家毕竟知书达理,就说:“那好吧!”他送了我一程,要开车了,车上车下挥手告别,其离情别绪,尽在不言中。

这年秋天,我终于调到了河南省新乡市,年底父母亲也迁入了该市,全家团聚了。

老人家到新乡市后,谈到毛主席1959年回到韶山的情况,并与他相见。当时有一件流传很广的故事。主席向他敬酒,父亲说:“主席敬酒,岂敢!岂敢!”毛主席答道:“敬老尊贤,应该!应该!”可见毛主席对他的尊敬,尊师重教的情怀让人感动。这次也谈到了湘潭大学的情况,足见毛主席对教育的关心。父亲到新乡市以后,曾和我谈过湘大停办的问题,父亲深感惋惜。

父亲在一九五九年四月底,离开湘潭大学时,写了四首热情洋溢的绝句,作为临别赠言,如下:

其一:

喜见湘潭建大学,农村畜牧广场开。

群英济济于斯荟,博得声名尽楚材。

其二:

厥初成建复筹谋,文上中央主席投。

乞得一支鸾鳳笔,校名恒永耀潭州。

其三:

当世群看革命花,在兹教职信堪夸。

师生结合均劳动,锻炼身心悍国家。

其四:

杨嘉桥畔我流连,感谢群贤未易言。

若得优游荷天禄,再游大学看红专。

毛禹居诗词

这是时隔五十九年,在我堂兄远翔同志的日记中看到的,他抄录的时间是一九五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当时我父亲已是七十八岁高龄,老人家依旧思路清晰,文采斐然、韵味流畅。字里行间,显耀着对主席的敬仰,对湘潭大学的厚爱和期望及对学校的留恋之情。

现在湘潭大学,像一颗亮丽的明珠傲立在湘江之滨,越办越好,成了全国重点大学。如老人家在天有灵,定会仰天长笑。他虽不能再游湘大,但他的深情也在祝愿湘潭大学奔上世界一流大学。

毛远涛(左)与副校长刘建平

沁园春·贺湘潭大学校庆六十周年

稻菽丰收,送爽金风,湘大启航。

仰伟人嘱托,名师荟萃;

精英迭起,硕果辉煌。

时造群英,日兴盛德,学子忠心报国强。

回头看,喜培桃育李,壮志昂扬。

沧桑六秩时光。

志营造,高科大殿堂。

汇五洲奇彦,交流合作;

八方学者,避短扬长。

华夏风光,莲城映彩,犹比三秋丹桂香。

新时代,更宏图大展,圆梦康庄。

(作于二〇一八年三月,时年八十有五)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