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婆家的传奇故事(下)

2018-02-05 09:57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虎子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虎子

七、永远的转身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了,四个月后的12月13日南京陷落,日军一边屠城一边向周边城市进军,绍兴已岌岌可危。

1937年的大年三十,团年饭在沉闷的气氛中进行,虽然外婆在夏天又生一男孩,但并没给重男轻女的谭家带来欢乐。外公已接到上级通知,一是警察改编扩充成军队建制,二是家属随员疏散到农村。他每天长驻军营,扩军招兵,筹粮筹钱,外筑工事,内御城防,战争笼罩的阴影让过年的喜庆荡然无存。

1938年的4月,春意盎然,然而严峻的现实已不可能让家里的老小在绍兴久留,外婆带着我妈妈在绍兴最好的理发店烫了新的卷发,开始收拾行李准备返回湘潭老家暂避战乱。那是一个非常普通的日子,普通得几十年后外婆只记得是四月的某一天,外婆带着太外公太外婆和三个年幼的孩子,登上外公准备的汽车,他们以为这仅是一次普通的旅行,一次简单的告别。外婆转身望了一眼车下的外公,这一别竟成了他们的永别!当时外公36岁,外婆33岁,据后来外婆讲,虽然结婚八年,但由于外公公务繁忙,他们夫妻在一起真正团聚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年。生离死别的不可预知性带给外婆的是几十年的磨难生活与痛苦回忆。

八、十二年光阴

外公送走外婆后,有次去绍兴一所中学检查军备,学生军的旗手是一个非常秀美的女孩,五官极象外婆,当她举旗经过检阅台时,外公心中一惊。

女孩名叫秦素美,年龄不到二十,是绍兴旺族,大富商秦家长女。外公为了娶她,把外婆的两个弟弟打发回了湘潭。若干年后,我们叫她绍兴外婆。绍兴外婆于1940年生下长女,又再生一女后,于1945年生我绍兴舅舅,后又再生两女。

外婆扶老携幼返湘潭后,最小的儿子即不幸夭折。外婆选择她当年出嫁来谭家时的石潭炭桥港定居,房屋装修并添置了全新家具,做的吃饭方桌四周刻有“谭仁寿堂”字样,外公妹妹的婆家是醴陵烧窑世家张家,张家为外婆家专门烧制了大量成套餐具,每样瓷器上同样印有“谭仁寿堂”的字样,这些餐具伴随了我整个童年。外公虽与绍兴外婆成婚,但仍每月寄来丰厚的钱款。

1943年日军占领湘潭,外公寄回湘潭的钱款几乎不能收到,外婆原来在娘家就会种菜,我舅舅就拿菜到镇上去卖,我妈妈就做针线活换钱,每年还喂一头猪,说是等外公回来吃,当然一直没等到。到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外公的钱又能寄到了,可是由于内战,国民政府经济崩溃,货币贬值到无以复加,外公从绍兴寄出的钱能买一头猪,而到湘潭时就只能买条猪尾巴了。

太外公回湘潭后,因他见多识广,且善交结,谭家族人拥戴他为族长,当时谭家有两个大名人军长,即谭道源和谭曙卿,他们回乡省亲,都要拜见太外公的,太外婆则于1948年去世。

九、千万次追寻

1954年的夏季,长江流域发生特大洪灾,因为那时几乎没有完整的防洪体系,所以老人们都认为1998年的洪水还不及1954年的大,外婆和太外公还住在石潭炭桥港,当滔天洪水退去,外婆正洗刷收拾家当时,看到有一个既高大又秀气的姑娘,穿着时尚碎花连衣裙往家走来,她是太外公与启东姨太太的独生女,时年二十三岁,她将远嫁北京,据说老公当时是邮电部的一个大人物,她在石潭住了不到十天,分别时用江苏话哭喊着:还会来看年迈的爹爹,其实这又是一次生离死别的折磨,太外公白发苍苍,泪眼浑浊,望着青春的女儿渐行渐远,除了唉声就是叹气。从那以后,我的那个姑奶奶音讯全无。

1959年太外公去世,葬于通湖桥马圫山谭家祖山,然后大舅舅把外婆接到湘潭,先住鲁班殿,后住银行宿舍。当时我的父母下放农村,受尽欺凌,生活朝不保夕,是大舅舅给了我家无私的援助,使我家渡过一个个生活难关,让我永生不忘。

大舅舅因为外公原因,于1972年离开银行,下放到街道工厂工作。大舅舅在街道工厂工作非常出色,当时湘潭的街道工厂全国闻名,电焊机、变压器、服装、粉末冶金等产品行销全国,并出口。大舅舅连续参加每年两次的广交会,并到全国各地推销产品,那时他都是在长沙大圫铺乘飞机的,当时湘潭地委书记叫赵冰岩,山西定襄来的南下干部,他非常欣赏大舅舅的才能并重用我大舅舅,把我大舅舅从工厂调到街道企业办,负责几十个工厂的产品销售,大舅舅为当时整个中山路的街道企业作出了杰出贡献。1975年大年三十晚上,四个背枪的解放军敲开大舅舅家门,那样的年代,又是大年三十的,真把外婆吓得半死,他们指名找谭世明,原来当天赵冰岩书记急症不治去世,他一人在湘潭工作,全家都在山西老家务农,全湘潭只我大舅舅去过他老家,他们是来问大舅舅赵书记家详细地址的。

大舅舅曾利用到浙江绍兴出差的机会多次寻找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和弟弟,苍天不负有心人,1979年终于在派出所找到原始档案,知道了我绍兴外婆已迁居上海,我另外的一个舅舅则下放到富胜公社,大舅舅由于已定行程,没能往富胜公社探望弟弟,他忍着狂跳的心理,当即给素未谋面的弟弟写了一封简短的信,从此,离散四十多年的亲人终于又有了联系。

十、血脉永相连

1981年的4月29日上午,湘潭火车站,一辆从上海到贵阳的绿皮火车停靠站台,人流中有我绍兴舅舅和我的表弟立峰。绍兴舅舅左手牵一个六七岁小男孩,右手还提着两个黄色瓷坛,瓷坛腰身贴着方块小红纸,上有“加饭酒”三字。我当时不懂,一直把这酒的名字与饭量联系在一起。大舅舅与绍兴舅舅的第一次相见,除了泪水能代表一切,其余都是微不足道的。

第二天,我的表嫂建良在湘潭中山医院生下儿子谭峻兮,谭家两件大喜事同时出现,真正的双喜临门!我外婆简直太兴奋了,整天不是忙着给孙媳妇做吃的,就是用已经生硬的绍兴话跟绍兴舅舅说着几十年前的故事。接下来几天,大舅舅带着绍兴舅舅和立峰到石潭通湖桥的马圫山祭拜祖坟。由于绍兴舅舅已在绍兴运输公司工作,所以住几天就回去了,临走前他告诉了我们浙江上海那边的情况,绍兴外婆与两个姨妈在上海,还有两个姨妈在浙江慈溪。依依惜别的深情,再次以泪水告终。绍兴舅舅回家后,把外公唯一的一张照片寄来湘潭,但这张照片却丢失了。

1982年秋天外婆中风瘫痪,住到石潭我妈妈家。1984年秋天,年近七十的绍兴外婆,只身从上海来到湘潭,她在大舅舅的陪同下来到石潭。当外婆听到绍兴外婆上楼的脚步声时,她已无比激动,绍兴外婆俯身抱着卧床的外婆时,两人泪如泉涌,久久没能松开,两人都已是白发苍苍的老太,她们在不同的时间先后拥有同一个丈夫,内心深处的复杂情感只有她们自己才知晓。那几天绍兴外婆与外婆同吃同住,珍惜着她们相处的分分秒秒,她们知道再一分手,将永无相牵之日。

外婆家的故事与其说是传奇,其实一直就是悲欢离合的重复,让人痛彻心扉。1986年农历十月初四,外婆过了生日后的三天,安详去世。十年后的1996年夏天,绍兴外婆在上海与世长辞。此后,浙沪的长辈也曾多次来湖南看望亲人,并一起去马圫山祭拜祖坟,血脉永相连的亲情故事将在我们身上延续……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传奇故事 外婆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