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手

2017-12-18 16:29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杨蕾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杨蕾

父亲在我眼中的形象总是那么威严高大,他有一双宽厚的手,粗糙而温暖。他的手太能干了,从小我就觉得没有他不会做的事。

小时候父亲可能希望我是男孩子,四五岁的时候他按老家的样式给我做了一个本地没有的“竹弹枪”,它有一个“竹枪管”,弹射起来快、稳、准。弹弓做完后,他晚上手把手地教我玩,放置一个大号的空墨水瓶在门边,当靶子。他还用冬青树枝做了一个“秤杆”,树枝一头粗一头细,削干净皮后,用圆珠笔在上面点上点,再加上硬纸盘和绳子,就是一把像模像样的“秤”,至今我还记得那青中带黄的“秤杆”上面有着树枝的清香。

父亲的手奇妙之处还在于他可以写出厚厚的长篇小说、可爱的童话、美妙的诗,还能把弓拉琴、削笛膜、按笛孔,奏响一首首动听的曲子。童年的夏夜,父亲搬出竹床,大人小孩都在月夜下乘凉,聊天聊够了,孩子们也跑累了,邻居和小伙伴就都围在父亲身边听父亲讲故事;有他已经发表、成书的,也有他取悦小朋友即兴编的,都很受欢迎。有时候别人提议或他兴致来了,就会拉起二胡、京胡,吹起笛子,我们边吃西瓜边听曲子,别提多享受了。每每这时,我心中就会燃起小小的骄傲。

父亲是省作家协会的会员,因此他很注重对我们写作才能的培养。从小学二年级起,他就规定我无论老师布没布置,每周都要记两篇周记,周三一篇、周日一篇。有一次又是周三下午不上课的时间,小伙伴们都在外边玩,我坐在窗前铺开稿纸,冥思苦想周记的内容。才写了一句话,听到窗外小伙伴欢快的嘻闹声,忍不住伸出头去看,他们喊我:“出来玩吧,出来吧!”我心痒痒的,禁不住诱惑,咬咬牙、放下笔,和小伙伴们开心的玩去了。等到父母下班回来,我吓了一跳,糟了,我的周记。还好,父母忙着做饭,没人注意我。我匆匆跑到书桌前,拿起笔赶紧敷衍两句。

晚饭后,父亲要看我的周记,我小心翼翼地拿给他,他一看拉长了脸,瞪着眼训我说:“你这写的什么?马上要上四年级了,这还不如你二年级时的水平呢!一看就没用心!”说完“嘶啦”一下,撕掉我的稿纸,命令我:“重写,不写好不准睡觉。”我怕得很,只得乖乖坐在桌前重新写。看着父亲手中的碎片,我觉得他的手真是毫不留情。

父亲对我的作文并不总是这样,每当我写了一篇质量高的作文时,他就很开心,并且会逐字逐句的指导我,指出作文的优缺点,告诉我下次要注意什么。我觉得父亲的手很神奇,他用笔在我的作文上圈圈点点、加加减减,我的作文再看起来就会不一样了。

四年级时,我们班转学来一个女同学,叫刘萍。老师说她家很困难,让我们多关心帮助她。我观察她两天,发现她衣服很脏的样子,不像我母亲常常把我们的衣服洗得很干净,原来是她妈妈生病,根本无力照顾她们,生活得很艰难。我回家把这件事告诉了父母,父母认为我们应该帮她家做点事。于是父母选择了一个周三下午,破天荒不让我写周记了,带上我和我们姐妹的一包半新的衣服,找到班主任老师,然后找到刘萍家里。父母让我和刘萍清理衣物,母亲帮他们家打扫卫生洗被褥,父亲看到刘萍姐妹的衣服有不少破损的,就叫刘萍的姐姐找来针线,帮她们缝补。我看着父亲那厚实的大手,拿起针线来居然这么灵巧,简直不象那双钉木门、修单车的手,觉得父亲的手真了不起。

后来班主任老师在全班表扬了我,学校的“红领巾”广播站也在周一的升旗仪式后全校通报表扬了我。我心中有着羞涩的高兴,眼前浮现出父亲那双温热的手,明白了帮助别人原来是一件很有幸福感的事。

父亲是我人生道路的引领者,也是文学道路上的启蒙老师,他把我带上了文学这条路。四年级时我的作文《放蚯蚓》发表在《小溪流》杂志上,父亲接到邮来的书,盖上他亲手替我篆刻的印章做纪念。从此我爱上了用手中的笔抒发胸中的情,心中的梦。小学、中学、大学,我的作文常常发表、得奖,作品散见于全国各类省市级报刊。1997年我加入了市作家协会。如今每当要参加作协代表大会时,我都会和父亲一起去,握住父亲那饱经风霜的手,我心中充满了感动和幸福!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父亲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