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怀冯飞先生

2017-10-30 10:03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黄垠大编辑:龚浩敏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文/黄垠大

10月19日至21日,冯飞先生的儿子、著名导演冯小刚携夫人徐帆,回到家乡湘潭县,祭祖寻根。著名作家刘震云、著名演员张国立陪同。10月20日下午,在湘潭县花石镇涓江学校,举办了一个小型座谈会,我作为冯飞先生授业学生的代表,与冯小刚徐帆夫妇、刘震云老师等一起,面对面交流,缅怀冯飞先生。

冯飞,字孔修,1921年6月出生于湘潭县盐埠(现属花石镇),抗战期间就读于西南联大,建国初毕业于北京大学西语系,先后任教于北京市几所高校30余年。1986年上学期,经梁大炀老师引荐,应湘潭县一中校长易克立的邀请,退休后返乡探亲的冯飞先生,教授我们高三文科班的英语课。作为冯飞先生的学生,蒙先生厚爱,从1986年到1994年,我和先生有8年多时间交往频密。

先生教学生动,风趣幽默

1986年上学期一开学,英语课任教老师陈惠琪休产假,湘潭县一中高三102班新来了冯飞先生教我们英语。第一堂课,冯飞先生教我们唱英文歌《红星照我去战斗》,应该是电影《闪闪的红星》的主题歌。中文歌词是:

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革命重担挑肩上,党的教导记心头,党的教导记心头……。

英文歌词是这样:See the little bamboo raft floating on the river ,the green mountains walking along the banks,Eagle spreads its wing,even if in the wind and rain …

当时班上英语成绩有待提高的同学不少,大家忙于记单词、背语法。冯飞先生用教唱英文歌的形式,激发了同学们学习英语的兴趣,为埋头学习的高三学生打开了一扇英语世界的窗户:原来英语不是死板的,也可以这样来学习单词和语法。32年前先生教的这首英文歌,我至今仍能吟唱,证明先生的教学方法非常有效。

据先生自己说,他早年就读西南联大,后从北大西语系毕业,从湘潭县盐埠这个地方走出去,吃了很多苦,但有一点是不变的,无论环境怎样变化,都非常热爱学习。他始终认为自己是一个读书人、一个文化人,读书人怎么会觉得读书学习是一件苦差事呢?应该是一件快乐、开心、赏心悦目的事。事实上,先生可能也没有想到,在我们当年唯高考至上的学习环境里,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年代里,他的话排解了同学们不小的心理压力,使我们豁然开朗。先生之前在大中专院校任教,没有教过高中生,他开放式教学的风格,幽默风趣的语言,赢得了学生们的爱戴。

先生热爱生活,笑对磨难

先生说,他的一生历经磨难。尤其是被错划为“右派”一事,导致家庭离散,对他的人生打击很大。但先生始终热爱生活。开学只有两三周,先生居住的房间里吸引了不少学生前来请教,我也是其中的常客。我们发现,先生的案头、墙上摆着、挂着不少国画、书法作品,原来在教学之余,先生经常进行书画创作,而且造诣甚深,当时就是中国书画家协会的理事。我至今记忆犹深的北京“一得阁”墨汁,又浓又香,就是在先生那里第一次见识到的。

接触多了,我发现在学生散尽之后,总有一些落寞挂在先生的眉头。我想,先生一生坎坷,退休后在这里教学,60多岁的人了,吃在食堂,住的是教学楼的教师休息室,也没个人在身边照顾,要是有个头痛脑热,身边一个使唤的人都没有,多不方便呀。因为从小跟外公很亲,我很尊重老人,觉得有机会照顾历经风霜的老人,自己也能得到不少教益。特别是先生英语根底深厚,我可多向先生请教。我试着跟先生提出来,先生非常高兴,他找到易校长,要学校安排了一张单人床和一张书桌,放到他的房间里给我来用。从此,我陪先生住在一起,跟先生朝夕相处了4个月左右,直到7月份高考结束。

这期间,大约在5月份的时候,有一天早晨5点多钟,先生突然惊醒了,口里发出“呀呀”的喊声,双手不停左右拍打。我连忙拉亮了灯,问先生怎么了?先生说,耗子咬我了,耗子咬我了。我一看,耗子跑了,先生的左耳朵被咬伤了,在流血,弄得床单上都有。我让先生坐着别动,先止住血,又打来清水擦拭干净。六点钟的时候,学校的起床铃响了,我找到陈利东同学,又借了一辆自行车,一个人推,一个人扶,把先生送到两公里外的县中医院,请医生处理伤口。

忙乎了两个多小时,我和陈利东同学才又推着先生回了学校。临走的时候,我问医生,这老鼠咬了人,会不会感染病毒,感染鼠疫?医生说,已经消了毒,打了针,应该问题不大,但必须注意观察,如果有不适,再送到医院来。先生听闻,哈哈一笑,他说:“垠大呀,你放心,我这人命硬,一只耗子咬不死我的!”一周过去了,半个月过去了,先生的左耳伤口结痂了,又掉了,没有发现先生有其他不适,我才放下心来。经此一事,我对先生笑对磨难的乐观人生态度,有了新的认识。他瘦小的身躯中,拥有着强大的精神力量,这或许是先生走过坎坷走过磨难,仍然热爱生活的根源。

后来,先生曾托在北京钢铁学院求学的陈利东同学,带给我一幅《梅竹图》,上书:“相思竹年更年,梅与伴湘水长,我与湘君多少夜,三人一路永毋忘,南北神伤。”似乎是指的这段生活历程,令我记忆更加深刻。

先生待人温厚,爱生如子

1986年9月,我考入湘潭大学中文系。我写信告诉先生,先生非常高兴,回信给了我很多勉励。没过多久,先生受中国画研究院美术公司聘请,作为英文翻译,到广州参加秋交会后,特地转到湘潭,到学校来看我,在湘大住了几天。先生看到我寝室里有同学在练字,热心予以指点,我好几个同学拜到先生门下,习字习画。

1988年上半年,先生回湘参加母校岳云中学70周年校庆,举办了个人画展。一次我们闲聊时,我说,先生,我们学校有校报,我又学中文,我来写篇文章,把您介绍给湘大的师生吧。先生将信将疑。两天后,我把写好的文章交给先生审阅,先生说,我审的不算数,要编辑认可才行。湘大是全国重点综合性大学,文、理、工学课俱全,但缺乏艺术门类的专业。校报编辑老师看了我的稿件之后,相当兴奋,认为可以给师生们以艺术的熏陶,问我能否约先生一见?我说先生正在湘大呢!编辑老师见了先生,相谈甚欢,决定还要刊发先生的书、画作品。那个年代,尚是铅字印刷,一幅作品,先要拍成照片,再制版,再腐版,然后拼版,才能付印。1988年10月20日的《湘潭大学报》上刊发的《我所认识的冯飞先生》一文,其实是我和先生共同完成的。因为文中配发的所有照片,都是先生自己在照相馆请人拍摄,再交给编辑老师的。正因为如此,我保留的这张剪报在今天尤其珍贵。

在我的印象中,我读大学的四年中,几乎每个冬春,先生总会来学校看我,有时甚至会租上学校老师空余的房子,在湘大住上两个月。我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头几年,从湘潭市委组织部到湘潭日报社,也经常会迎来先生不期而至的身影。陪他吃个饭,聊聊天,他又走了。或许,先生的内心里,已经把我当成了他晚年生命中一个非常重要的人。他渴望亲情,渴望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虽然在很多的时候,曾经的磨难使得他更愿意把自己包裹起来。

我先后去北京看过先生两次。第一次是1989年5月27日。其时我还在学校读书,机缘巧合,和朱海泉同学一起到了北京。在右安门内大街西河沿北京市物资管理学校一号楼六单元一○二号找到先生时,先生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看着我和朱海泉同学疲惫的身影,先生又心痛又难过,做了饭菜让我们美美地吃,腾出地方让我们美美地睡觉,推心置腹与我们长谈。三天后,我们返回湖南。第二次是1993年3月4日。其时我和未婚妻准备结婚,到北京旅游,第一站就是去看先生。先生眼看着我要结婚成家了,高兴得不得了。张罗着做饭烧菜,又不知从哪里翻出了陈年老酒,一定要和一对准新人喝一杯。吃完饭,先生就铺开了宣纸,开始作画。他要把对学生新婚的祝福,用一幅画表现出来,送给学生。这一次,我们在北京呆了六天。临走时,我们再一次到先生的住处辞行。先生说,你们新婚,送一幅画不够,过几天我再作一幅《红梅图》,邮寄给你们。先生待我,恩重如山。

也是这一次在北京,我第一次听先生比较细的聊到了自己的家庭。他没有讳言离异的事。他说,家庭离散,一双儿女跟母亲一起生活,和自己不太亲近。作为一名父亲,没有给儿女太多的陪伴,是莫大的遗憾。他说,《编辑部的故事》火起来了,是他儿子冯小刚几个鼓捣起来的,这小子会折腾,没准以后能搞出些名堂。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他说,女儿女婿待他也很好,女婿还专门送了一把剑给他,让他多练剑,锻炼身体。舔犊之情,溢于言表。

从北京回来后,我与先生常有联系。1994年4月,我还收到了先生的来信,絮絮叨叨写满了四页信纸。此后,过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很久没有看到先生回湘潭了,他回来一定会来找我的,也没有收到先生的信。我给先生写了几封信,不见回音。我打长途电话到他单位传达室,接电话的大爷说,找不到冯飞先生。从1986年到1994年,8年多时光里,我和先生总有联系,从未间断。但是突然间,我找不到先生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也打探不到先生的任何消息。我推测,先生毕竟七十好几了,也许是去疗养了,也许是生病住院了,也许是突然行动不便,不能动笔写信了。我不愿相信,先生会这样悄无声息的离开。后来,我读到小刚老师2003版《我把青春献给你》一书,书中提到徐帆老师在父母墓地周边挨个敬酒。我这才确信,先生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虽然我不知道先生是何时离去的。

座谈会上,交流到这里,我情难自抑,无语凝咽。小刚老师、徐帆老师、震云老师及在座的与会者,和我一样,黯然神伤。小刚老师接过话头告诉我,先生是1998年逝世的,享年78岁。虽然知道先生已经离去,没想到得知先生离世的准确消息,却是在19年之后。一声长叹。小刚老师在座谈会上说,这次回乡寻找先父的足迹,内心很受触动,父亲一生潜心于教书育人,很了不起。他和徐帆以父亲冯飞的名义,向涓江学校捐助100万元,用于支持学校的发展。先生九泉之下若有知,一定会因儿子的举动而欣慰。

先生已逝,风范长存。我想,我与先生,终有一别。我当亲至北京西山先生的墓前,祭扫叩拜,聊表寸心,方算送别。先生已逝,风范长存。我想,我与先生,终有一别。我当亲至北京西山先生的墓前,祭扫叩拜,聊表寸心,方算送别。不情之请,要给小刚老师、徐帆老师添麻烦了。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先生 冯飞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