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汉泉:“带着温度与情怀去拍摄”

2017-08-28 15:54 来源:湘潭在线 作者:曾明辉编辑:冯龙 [评论][投诉][发帖][投稿]

| | |

拍摄前,熊汉泉与平政路的居民进行交流。(钟福湘 摄)

拍摄前,熊汉泉与平政路的居民进行交流。(钟福湘 摄)

平政路大桥下街,居民生活场景。(熊汉泉 摄)

平政路大桥下街,居民生活场景。(熊汉泉 摄)

在平政路拍摄的熊汉泉。(钟福湘 摄)

在平政路拍摄的熊汉泉。(钟福湘 摄)

揭秘《平政路,63°》系列拍摄背后的事

湘潭在线8月28日讯(湘潭日报社全媒体记者 曾明辉)一年后,摄影师熊汉泉一边放映幻灯片,讲述雨湖区平政路的消逝与封存的故事时,仍会想起一年前的端午节,他在拍摄端午龙舟时遇见好友的情景。当时,一条名叫“夕阳红”的龙舟队敲锣打鼓,浩浩荡荡地走街串巷,穿行在与湘江平行的平政路上。

那时的平政路,老街两侧的居民,纷纷探身出来,观看龙舟行街的热闹场景。欢乐的孩童,跟着缓慢的龙舟队奔跑,脸上透着节日的喜悦。熊汉泉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些从他的镜头下掠过的人们,在接下来一年的时光里,会反复出现在他的镜头里,成为拍摄主角,成为他的朋友。

于是便有了“平政路,63°”系列拍摄,关于一条老街的兴衰与承载的影像记录。

他没想到这样的拍摄,持续了整整一年。最初,熊汉泉总是一个人在平政路走来走去,遇见感兴趣的,便进屋聊天,挖掘背后的故事。随着拍摄的持续,一些感兴趣的摄影师朋友也逐渐加入进来,平政路的拍摄,由此有了一个拍摄小分队。

不过,相比摄影,这群摄影师做得更多的,是听百姓讲故事、聊天。他们试图在故事中,串起这条老街从繁华到消逝的过程。“每天见证平政路的消息,我觉得太有意义了。”

如今,他心里揣着无数奇妙的故事。相比之下,他所拍摄下来的黑白影像,更像是一张通往平政路日常生活的门。通过这场门,故事从幽暗的屋里浮现出来。

近日,我们就平政路拍摄背后的故事,采访了“平政路,63°”系列的作者——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市政协委员熊汉泉。

拍摄|“平政路的档案式拍摄,融入了情感与温度。”

记者:平政路的拍摄,长达200多天。您一心拍摄平政路的人与事,请问最初是怎么关注到这里的?

熊汉泉:平政路的拍摄计划,源于2016年农历五月初五,正值端午节。当时我正在拍龙舟,碰见一个住在平政路的朋友钟福湘,他告诉我平政路也要拆了。

我当时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平政路是湘潭市民文化的一个缩影,从九总到十一总,体现了当时湘潭非常繁华的景象。如关圣殿、江西会馆等,都在平政路上,可以说是一种文化的独特存在。

当我赶到平政路一看,发现挂满了征收宣传的横幅,充满着征收的气氛。我当时就决定,要将承载这条街的记忆,抢救性地用图像记录下来。

从那一天开始,我每天都坚持到平政路拍摄。最初只是以记录传统老街、老巷为主,随着拍摄的深入,并不是我去记录老街景象,而是一种当地居民的市井生活、人文状貌,以及他们面对征收时的怀旧心理,涌现在我的镜头里。

再后来,拍得久了,开始带着温度去拍,情感不断深入,普通居民的故事,折射出的人性光芒,深深打动了我。这也改变了我拍摄的初衷——从最初的留存历史资料,到带着情怀去挖掘更深层次的故事。

记者:我们了解到,在平政路的拍摄中,您采访了160户居民,重点采访了10余户,请问最初选择拍摄主角的标准是什么?

熊汉泉:最初,我尝试做档案式的记录,为有代表性的居民留下影像及背后的故事资料。时间原因,我无法对每一户进行记录了,于是我选择重点拍摄。

关注的重点,一开始从湘潭的历史文化、民风民俗方向着手。如做槟榔的 、卖臭豆腐的、划龙舟的、卖甜酒的,借由他们,挖掘湘潭老街的历史故事,从而构成平政路的一个完整的历史呈现。

另一方面,那些令我特别感动的人与事,我会深入思考,有侧重地去了解。如曙光巷的托娘所,两个“杨(阳)娭毑”的故事,他们身上承载着独特的人性光芒,或传承了祖辈共同的特征或职业,我便会在档案式的记录的同时,有温度、有深度地去挖掘故事。

记者:平政路拍摄中,您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熊汉泉:收获的不只是这些影像,也有与当地市民的一种情感。一年的时间,我对他们,他们对我,都十分熟悉了。那里的人与物,都让我十分挂念。

记者:拍摄的人物主角中,谁的故事最触动你?

熊汉泉:最触动我的,是流浪汉曾三。他是我长期关注的一个人。从最初的“难民营”中发现他写在黑板上的“温馨提示”,他就进入了我的视野。随着拍摄的深入,他身上涌现出越来越多的闪光点。

越平凡,越伟大。曾三试图对雨湖公园旁的连体泡桐树进行保护,他关注国家大事,又那么热心地帮助邻居干活,甚至不计回报。他的勤劳,他的助人为乐,他的思想,甚至他的坚守,都让人动容。

同样特别打动我的,是彭家大院的托娘所。五代同堂的家里,三个丈母娘住在一起,中国传统家庭中的婆媳、儿女关系,都在这里有所呈现。可以说,这是中国和谐家庭的一个范本。在平政路遇到这样一户家庭,我十分感动。

记者:我们发现,您在拍摄中始终保持持续性与完整性,同一个主人公的拍摄,并非一次性完成。

熊汉泉:故事的闪光点,往往在拍摄之外。当摄影师不再为了拍摄而拍摄时,而是将自己融入到他们的生活与情感中,这样往往会有更多的意外收获。大部分时间,我在与他们聊天。能拍就拍,不能拍也并不勉强。

深入接触之后,我和他们成为朋友,很多画面都是自然而来的。这样的画面,更加自然、真实,所以往往更加触动人心。

同一个人物的拍摄,往往也并非一次两次完成。当拍完后成文,最终完毕后,拍摄也仍然没结束。我常常去看望曾三,每多与他接触一次,他的故事就有了更多细节,更加饱满。这个世界,从来就不缺聪明人,缺的是“宝气宝气”的人。对旁观者来说,他就是个宝气的人。但他实际上不是。

记者:您的拍摄系列以“平政路,63°”为名称,请问“63°”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熊汉泉:在平政路的拍摄过程中,我不断思考,该如何命名这条老街的拍摄系列。当我深入拍摄20多天时,当地百姓见我们来,就端茶搬凳子时,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这个系列名应当与我的摄影师视角和情感有关。

在平政路长达一年的拍摄中,我始终只用一台相机、一个镜头。也就是索尼黑卡相机、35mm的固定镜头。

那么,可不可以用将镜头换算成视角呢?通过多方查阅,我发现把35mm的镜头换算成视角,正好是63°。对摄影师来说,视角就是一种发现。在这里,没有长镜头、变焦镜头,我只有通过自己的脚,贴近我的拍摄对象。这样,不改变视角,用同一种视角来拍摄平政路。对一个摄影师来说,可以锻炼自己的眼力、判断能力、构图能力。

但更重要的,在平政路的拍摄中,常常有令人感动的事情涌现出来。我每深入一户,都带有温度与情感。用63°所蕴含的温度来衡量我的拍摄,我觉得是比较贴切的。

深入|“对我来说,拍摄不用去远方,本土的影像更让我着迷。”

记者:在听您讲述平政路的故事中,我们发现,您作为一名摄影师,成为一个拍故事的人、听故事的人、讲故事的人。请问您如何看待摄影图像与文字的关系。

熊汉泉:我是一名摄影师,对我来说,影像比文字更重要,大于我的故事。在我深入挖掘了大量故事之后,有朋友对我说,你的文字太长了,图片没有给人太多想象的余地。现在这种互联网时代,没有人会这么容易读完这么长的文章。

我的问答是,我的文字是辅助图片的,仅仅是铺垫。我始终是把图片放在第一位的,用视觉语言来呈现故事。后来之所以配发文字,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群,如不能理解图像意味的,借由文字更立体地呈现故事,加深读者的阅读印象。

记者:从最初的炉前工等工业题材的拍摄,到后来的窑湾、平政路拍摄,包括荷花题材,您的拍摄都是聚焦本土。

熊汉泉:拍摄并不一定要去远方,在我们生长的城市,有着它独特的历史、人与事,作为一名摄影师,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将这些承载着历史记忆的图像记录下来。我不会舍近求远,会坚持拍身边的、打动我的平凡人与事。

当一个人拍摄深入了,长期坚守,并为自己拍摄,拍感动自己的人与事时,才会有自己最好的作品。

记者:同为老街的拍摄,您这些的平政路街道与早年的窑湾拍摄系列,有何突破?

熊汉泉:上个世纪90年代末,我开始接触窑湾。我想通过视觉表达,记录窑湾这条老街的记忆,让更多人关注窑湾、保护窑湾。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平政路与窑湾并没有太多的可比性。平政路将彻底消失,而窑湾老街正在改造,以新的状貌呈现。可以说,平政路的拍摄,更带有抢救式拍摄的意味。

当然,当我拍完平政路,再回望窑湾拍摄系列,我意识到最初拍摄的窑湾系列,深入程度不够,这多少让我觉得有点遗憾。平政路的拍摄,可以说吸纳了一些经验。

未来|“将断断续续拍摄的记录,延续下去。”

记者:“在整个拍摄中,最主要的就是记录。不要把这件事想得很宏伟,也不要太艺术。我可能拍得不艺术,但很有意义。我们摄影师来说,把他们生活的本质、状况记录下来,就足矣。”在前不久的一次平政路拍摄故事分享上,您曾这样提及。请问您如何看待技巧与拍摄的关系。

熊汉泉:摄影师的拍摄技巧,在经过长时间的基础铺垫后,会融合在内容之中。这看似没有技巧,实则暗藏技巧在当中。对我而言,平政路拍摄系列,重点在于用这种视觉语言,表达我的眼中所见、心中所感。可以说,这不只是一种记录,也是一种观念的融入。

记者:平政路的拍摄图景,分为家园、惜别、消逝三个篇章。有人说,您的图像中带有音乐的节奏感,实现了一种图像与音乐的“通感”。请问您对此怎么理解?这与你之前玩音乐有关吗?

熊汉泉:我还没当兵之前,是个诗歌音乐迷。最初我喜欢在家吹笛子,到了部队后,加入文工团,开始学长笛,后来又吹萨克斯。对我来说,艺术是相通的。后来我接触摄影,仍然离不开对音乐的节奏感。不论是在湘钢拍摄的《钢铁记忆》系列,还是后来的其他一些拍摄,都会有一种音乐的旋律贯穿我的摄影作品。

这也与我的童年记忆有关。我对钢厂的情结,我生活在钢厂,每天听到的都是哐哐哐的声音,火车的声音,电铃的声音,这些声音在我的儿时记忆中,非常深刻。后来在拍摄中,我把这种儿时记忆与工业情结,带到了创作中。关于锰矿的《工业记忆》短片中,我把火车和电铃的声音都融入进去了,所以很感人。

记者:从图像上看,您每一次推出的拍摄系列,呈现的状态都很不一样。请谈谈您在摄影上的探索与创新。

熊汉泉:我的这种探索,是两方面的。首先是拍摄中的艺术探索。在我的摄影之路上,也曾经走过一段弯路。之前什么都拍,却无法形成自己独到的语言。直到拍摄湘钢的《钢铁记忆》系列,我才找到切合自己的表达语言。这之后,锰矿的《工业记忆》系列,《窑湾》系列,以及《荷花三部曲》等,我不断尝试,一直变化在摄影的路上,寻求表达的最佳形式。

此外,图像的表现形式,也是我思考的一部分。阅读要适应互联网的传播,所以有图文的结合。配发音乐,制作成视频播放的形式,将影像、节奏、音乐等融合,以流媒体的形式,让立体的形式触及人的灵魂。

记者:下一阶段,您有什么拍摄计划?

熊汉泉:前几天,我在个人的微信朋友圈,推出《一线工人》系列的摄影回顾展。当年拍摄的炉前工人,在下方留言,“我们现在的生活发生了很大变化。”

从2007年、2013年、2017年,我断断续续拍过他们。但我现在意识到,是时候专注地拍摄他们的故事了。我决定将炉前工的故事延续下去,透过他们,见证湘钢的发展。

>>返回湘潭在线首页

查看表情排行>>
| | |

热门跟贴(有0人参与)

关键词: 情怀 温度 拍摄 熊汉泉

我来说两句查看更多评论查看全站热评排行>>

请理性评论、文明发言,勿发布违法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我们将不予发表或删除可能引发法律纠纷和损害公序良俗的信息。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湘潭在线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湘潭在线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所有文字、图片稿件,版权均归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湘潭在线新闻网的明确书面特别授权,任何人不得变更、发行、播送、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或利用湘潭在线新闻网的局部或全部的内容或服务或在非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视为侵权,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来源:湘潭在线”的文字、图片等稿件均为获得信源转载资质的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义,请及时与信源的提供发布者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本站邮箱:XTOL@XTOL.CN